鳕鳕鳕鳕鳕鱼

从纯洁如纸到升华,大概在堕化那一级。但偶尔也会回到纯情的世界磕点糖。常年冷逆拆人士,已经无所畏惧。
关于发文,在试过图片,文档,链接,网盘,TXT乱码网盘之后,TXT乱码都被封了。lof放弃补档,谁要私信我吧,给微博/QQ/邮箱都行,看到会发。

【(Evil)Morty/Rick】原罪【R18】

真的好,希望大家都看到这篇有多好😇

腐肉•黑铁•山茶花:

我认真地和你们讲


以下预警一定要认真看


否则踩着雷了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预警见下↓↓↓



  • 核心预警:NTR!!!标题的写法就是在暗示!!!如果不能接受这个请务必回避!!!


  • 第二预警:严重人物捏造


  • 您将看到:满口问题发言的鬼畜抖SEvil Morty/屈从于本性的Morty/全程受虐的Evil Rick


  • 其中Morty的内心阴暗面被夸张了很多


  • 真·黑车,Noncon。重点并不在车,我写这篇的出发点甚至都不是为了肉……


  • 如未阅读过《罪与罚》,建议戳超链接先去阅读此篇了解设定。但本篇并不是《罪与罚》中发生的事件,实际上是一个可能的支线,看作是平行宇宙也没有问题(一听就是甩锅)


  • 综述:本篇掺有大量非常主观的个人私货,写完后作者都无法抱着轻松的心情读完一遍……上述比较敏感的雷点都已列出,如还有其余部分对您造成冒犯,在此表示十二分的抱歉!!人物无辜锅都在我!!



那么……虽然不知道对您是否OK,也照例走一下试阅吧?


试阅


1327号房的门扉处终于传来了叩门声。他即刻放下手头的杂志,以最快的速度跑去迎接他等候多时的稀客。


介于他数月前的造访“处于计划之外”,这个供他居住的胶囊似的小单间就被随意地塞在了C层长廊的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地处偏僻,而又不甚起眼,更何况这里的主人也不是热情好客的类型,他在1327室中的生活可谓是一潭死水;除了他自己,和一些与他一模一样或者不是那么一样的人,他几乎看不到什么新鲜的面孔,更何况有和人交谈的机会了。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听到这熟悉的三声轻响时会如此激动;没等门口的人再敲第二遍,他已把门上的探视窗放了下来,拧旋钮的时候整只手都在因兴奋而发抖;而在确认了造访的人正是他所期待着的那位时,饱尝孤独之苦的他在第一时间高声喊出了自己的喜悦——“Rick!老天,你终于来了!”


“好久不见,小子,看样子你挺精神。”窗口外的人报以同等分量的愉快,微笑着看向趴在铁丝窗格上的年轻人;为了方便和他对话还特意放低了身体,单膝跪在门前。“一周过得还是挺快的。”


“有吗,Rick?我-我一点也感觉不到。”一提到无人问津的日常,他的语气都不禁低落了几分:“老天,我待在这里都-都快闲得长青苔了,Rick!我出不去,一天到晚也就只能看点杂志和电影什么的;而且这边还只能连接一个很-很小的局域网络,里面的资源也是又少又旧,我都能背下来这些电影的台词了!啊,我甚至都不知道还要熬多久,真的太-太没意思了,Rick。”


“对,对。你说得没错,是太沉闷了点儿,但是目前也只有这么安排了,集体宿舍的环境比这还要糟,何况某些平行宇宙的你不是什么善茬,这也是为了保障你的安全。”探访者用安抚的口吻解释道,“你也已经等了我很久了,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不容易。再给我点时间,我会尽快把事情做完的,然后我们两个就可以一起离开,想去哪儿都行。”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Rick。我-我也理解,因为你也很忙,我一周也只能见你这么一面,还只有一个小时。”那边听上去缓和了些,却还是闷闷不乐的,同时也有些急切:“可是R-Rick,你在这里究竟是在做-做什么?你说你需要保密,但是就连是什么类型的都-都不能稍微透露一点吗?我又不会说出去,我保证。”


“啊。嗯。我明白,可是,抱歉,确实不行。”门外人的表情一如既往地冷静,“首先我需要绝对保密我的工作,其次就是我如果不说的话对你可能更好些。即使我说了,你也不一定明白我究竟做的是怎样的事情。换个话题吧,比如我们可以想想,去哪里玩之类的。闪电芯应该出了不少新游戏了……”


可惜他想转移话题的目的并没能达成。“可-可是我们得先能离开这个地方啊。只要能走,就是再让我和你去取一次那个种子都行。”他怏怏不乐地说着,满脸的忧虑;“实际上,Rick,我挺担心你的。正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才特别担心。”


受到关照的人却并没有展现出释然,相反地,他本来想说的话一个字也没能说出来,如同被这些字句堵住了嗓子。在他沉默的时候,那边则表达起了他的担忧:“Rick,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怎么了……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但我能看-看出来你变了很多。你看上去非-非常不好,真的,像是没休息好之类的……而且你知道,我-我被那家伙抓过来时,是怎么见到你的……我记不清了,当时他-他打了我的头,我一直都很晕……但是我不觉得那个人会-会让你做些不-不怎么危险的事-事情,你上次操作机器不是还-还把脸划伤了吗?以及他也给我一种很-很不舒服的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为什么……”


“我-我哪里不好了?是你的错觉,一周不见,你难免会记岔的,你看,我好好的,不然怎么来看你?”


“不,Rick……我知道我可能又是想太多,可我就是会-会想。”门内的人缩了缩脖子,“我……我实在是不信任那个人,即使他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嗨呀,你还是有胡乱担心的老毛病。”


那人摊开手,作出一副既无奈又悠闲的姿态,脸上又出现了他所熟悉的余裕的微笑;“Morty。你是不是忘-忘了我是谁?一开始我是吃了点小亏,不过那也只有一点点,因为我疏忽了。但是谁要真想把我限制住,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不允许,也没有人有这本事;能把我逮起来的人现在就连他曾祖母都还只是个卵细胞呢,我都能赶在那之前把他一家都端掉。我留下也是有自己的安排,所以你放宽心在这儿消磨时间,我找个机会给你弄点拷贝了新资源的硬盘,你把你自己照顾好就是给我省心了,行吧?”


听到Rick这么说,他放宽了些心;那副熟悉的、带着轻蔑与自傲的笑容安抚了他不少,来看他的还是原来的那个Rick,一点也没变。“那-那,你也照顾好你自己,Rick,我-我不问别的了。哦对了,如果能-能弄来硬盘的话,能把《BallFounders》第四季之后的都下过来吗?我都好久没看了……”


他的话音猛然小了下去,像是被从中间掐断了一般,最终陷入一片沉默当中了;而回应他的也是相同的沉默。刚才还有了一点人的生气的小房间此刻再次被死寂笼罩,而这股死亡般的缄默的源头,正用那只绿色的独眼冷冷地盯着停止了交谈的二人。


也许是刚才,也许是在对话的中途,也有可能是在一开始,这里真正的主人就已悄无声息地监视着他们了。闯入者的眼神和刀锋一般阴冷,嘴角却是微微扬起的,这就令他的神情看起来格外阴险。察觉到两人已经注意到自己的存在,他不紧不慢地开了口,“啊,打扰了。”此时他的礼貌更像是一种讥讽;“不过,你们不继续聊吗?”


被询问的其中一方视线投向别处,冷着脸,一言不发;另一方则慌乱地看向地板,满头满背都渗出一层冷汗,同样地什么也不说。来人背着手,又在他们身边站了一段,绿眼睛来回转动着。


“看看你们,好不容易见上一面,怎么又不说话了?啊,不必在意我的,你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也就是想听听人聊天罢了,没别的,毕竟这里也没几个能说话的。你们的时间可还有四十多分钟呢,如果就这么干看着不说话,我觉得以后也就没必要给那么长时间了。”


说着,他向Rick的身边迈了一步,站在他的右侧,略微俯下身去,在他耳边以一种虽平和却是在命令的语气说道:“说啊,继续。”


戳下方超链接进行全篇阅读(新浪微博图片)


前半


后半




一点作者的碎碎念


因为想作为补充写点Q&A之类的东西,所以,请不要大意地来提问吧?


怎么着也是赶在第三季才开播时弄完了这个梗……以后大概就不会有这种莫名其妙又毁san的东西出现了吧(Flag)


还是希望有更多新朋友呢……当然也感谢一直从去年陪我走到现在的大家,没有你们的支持我想我也不可能坚持到现在的!


那么这一季我们也一起陪他四处冒险吧!爱你们!

评论
热度(131)

© 鳕鳕鳕鳕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