鳕鳕鳕鳕鳕鱼

从纯洁如纸到升华,大概在堕化那一级。但偶尔也会回到纯情的世界磕点糖。常年冷逆拆人士,已经无所畏惧。
关于发文,在试过图片,文档,链接,网盘,TXT乱码网盘之后,TXT乱码都被封了。lof放弃补档,谁要私信我吧,给微博/QQ/邮箱都行,看到会发。

万圣节贺文,脑子不清楚全是bug,不要细看
抓了一遍虫,如果还有的话请务必指出!写的时候是喝了酒熬夜状态,虫真的很多。。。我酒量也真的很差【。
亲情向。想看一身僵硬的小说家和软绵绵的兔子,想看兔子用毛茸茸兔爪给小说家揉腱鞘炎

邪恶兔子morty和小说家Rick 亲情向
无脑拉郎,翻着morty集和Rick名录的我真是恶魔【。
邪恶兔子morty:来自于一个万圣节每年持续三百四十天的世界。
最喜欢水果糖和奶糖,其次是巧克力和太妃糖,其他一切糖果,偶尔也接受曲奇饼干和冰淇凌,或者其他甜味点心。但拒不接受非糖果的咸零食。
仍是一个morty,但有莫名其妙的娱乐主义。崇拜正统宗教之外的几乎一切邪神。太长时间没有进行万圣节活动的话,会精神崩溃。
私设疯狂兔子不是穿戏服而是被改造,毛色灰色,不是脏的。

小说家Rick:黑眼圈,轻度营养不良,严重近视,鼻炎,轻微哮喘,灰尘过敏,以及作家必备的脊椎病和鞘腱炎。
几乎是所有Rick中最不健康的一个,但也几乎是所有Rick中在本世界最出名和富有的一个(如果别的Rick没有突然想做首富的话)
与其说是阴沉,更像是一直沉浸在创作中而容易忽略别人。但在清醒时足够细心和感性,以至于偶尔不像是个Rick。
黄昏执法者这东西是我瞎编的,就是想看Rick穿大披风。

时间线在S3E1之前很多,所以一切都还很和平
小说家没有住在Beth家,因为有钱,所以也没有跟自己的morty太亲
小说家的morty和summer都在贵族学校,Beth在念PHD,Jerry在Rick的公司里当关系户

“trick or treat.”
“fuck off.”
“trick or treat.”黑色面具的男孩平静的重复。深秋的寒风从他成长期的瘦削身形中穿过,小说家打了个抖,决定不理会他。
他甩上了门,外面毫不意外的传来更多的敲门声:那孩子不愿放弃。可是骨头隔着皮肤敲击的声音却使作家的手腕疼了起来——该死的腱鞘炎,任何伏案者都逃不过的宿命。
那声音让人心烦,更何况他正在一个小小的瓶颈,那些曾经鲜活的人物突然不再熟悉,他必须全心思考才能勉强描摹出神态和语气。脑海中盘旋着词汇却流不到笔头,文章环绕在他的喉间,然后就像一颗没化干净的奶糖一样卡在那里,如芒在背。
这部分剧情的高潮还远远没有写完,而那男孩显然有远比他的耐心强的毅力。
小说家思考着,随着敲门的节奏无意识的抖笔,直到墨水甩在了自己身上。那声音还没有停,他长叹一口气打开了门:“好了好了,进来。但是没有糖,随便恶作剧吧,只要不毁了我的稿子。”小说家转身进了厨房,想给自己,也许还有那个奇怪的孩子找一点食物。
兔子男孩大概也是第一次被邀请进门,在门外站了好久才迈进房间。他被灰泥染黑的面具看上去脏得不成样子,完全是个流浪孩子,甚至更像是个少年犯。
更何况这并不是他原本的世界。
“so,你有自己的Rick能把你带走吗?没有?我不会让你住在这里的。”
男孩只是默默跟了进来,他好像不会说那句经典万圣节台词之外的话,只是冷漠的站在房间中间——冷漠得有点不知所措。
“哦,你要派吗?”小说家从冰箱里摸出大半个冰凉的派,黑色兔子男孩沉默的,有点惊讶的接过派,仿佛在确认这是否能认定为“treat”。
小说家看着他盯着派,仿佛那里面是关于生命,宇宙以及万事万物的最终回答。他盯得时间太久,以至于小说家终于在僵持中失去了耐心。正当他摇头转身,准备继续他未尽的工作时,男孩终于开了口:“在我的世界……”
他的声音小而犹豫,仿佛忘记了应该如何发音:“万圣节持续三百四十天……”
Rick听说过这个世界,号称无论何时都能享受到万圣节,与其他几个类似世界组成了一个游览套餐,那几个世界的Rick都赚疯了。
“我的Rick把我投放在正在万圣节的世界里,以免我精神崩溃。”
他也听说过这个,有的世界太过特异,以至于morty无法接受本世界以外的世界,他们的Rick们不得不在每次冒险前给他们灌输虚假记忆,回去时再把这部分记忆收好,恢复morty的记忆。
“但是他已经很久没回来了。”
小说家这才反应过来,灰兔子是在回答他的问题,并恍然意识到,从见到这孩子开始就一直令他不安的违和感来自于,现在的时间。
万圣节已经过了两周,男孩正在一个寒冷的十一月中旬穿着万圣节的戏服讨要糖果。
即使是足不出户的小说家那混乱的时间感,整整两周时间也足够长了。
他的Rick可能抛弃了他,或者干脆就是死了——无论如何,这是个远离家乡,孤苦无依的morty。抛去他的“远离”是指在另一个世界,这孩子根本就是个被无良姥爷坑了的流浪儿童。
Rick看看他那双捧着派都有些发抖的细弱手臂,决定先养好这个可怜孩子。

而第一要务显然是带他过万圣节。
这并不奇怪,当你人生中将近九成的时间都在过万圣节,一年只有两周休息的话,你就会对万圣节以外的日子难以适应。对这孩子来说,只有万圣节才是正常的生活。
小说家看了看未完成的原稿和已经非常接近的截稿日期,决定把morty放在首位。
这绝对是为了照顾这孩子,可不是因为他想拖稿和补上错过了的万圣节。
作为一位作家,拖稿与其说是目标,不如说是本能。而在做其他事情的时候,却往往效率极高。半个小时之内,小说家就已经备好了传送枪和换算历法,找好了正在过万圣节的一个世界。
他从那个多年不用的落着灰的实验室里咳嗽着出来时,男孩正在小口小口的吃着派,乖巧无比,和他听说的其他的morty完全不同:他们不应该是愚蠢又无知,既无自知之明也完全掌握不了状况,还抱有迪士尼频道一般的善良却能一直活着的神奇物种吗?他仅仅是听着那些Rick对自家morty的描述就厌烦至极,庆幸他的morty在那个昂贵的私立学校学得还好。
但当真的遇到一个别人的morty,他却开始觉得这些孩子们的愚蠢和善良都有种天真无邪的可爱。比如这个男孩——也可能是兔子,他不能确定那些柔软的毛发是戏服还是真的长在了男孩的身上,据他对自己的了解,因为懒得做戏服而直接人体改造一个人是完全有可能的。
“Hey,bunny boy,我们去过万圣节吧。”
男孩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满是期待:“过多久?”
Rick这才意识到对他来说,万圣节是平日,不过万圣节的日子才是‘休假’:“我不知道,先过一天看看?”
长了满身黑色软毛的男孩挥舞着头上毛茸茸的柔软耳朵点了点头。
小说家没能忍住,揉了那个软乎乎的脑袋:“无论如何,你先吃饱,去睡一觉再洗个澡。你看上去完全是个流浪儿。”
“流浪兔子!”男孩反驳,神情认真。

总之,第二天他们,或者至少是Rick,抱着度假的心情踏入了传送门。
第一个世界是个神奇的,充满了‘魔法’的世界:巨大的浮空城堡里居住着天使,地底潜伏着矮人,沼泽深处潜藏着哥布林和矮妖,草原里居住着兽人。但无论如何,总是以人类为主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Rick,不过小说家觉得即使有大概也早就死在了人类国度无休无止的战争中。
不过这里总算还有万圣节,这一天所有战争暂停,小孩子们可以随意玩耍,要求糖果,而不会被驱赶和辱骂。即使是最为凶悍的战士,这一天也会露出最温柔的笑容。他们到达的地方是贫民区,能看出地板原应是漂亮的整块大理石,但已经被积年的污泥埋葬。灰黑色的街道上空,横穿而过的晾衣绳上挂满了鬼怪装饰和小彩旗。奇怪的彩光从装饰品里温柔的散发出来,使得拥挤而丑陋的贫民区也显出了一丝魔幻。
不过morty看上去比Rick对这里熟悉的多:“快点,我们要提前去要糖果才能拿得到!”他一踏出传送门就知道了这是哪个世界,并且拽着小说家跑了起来。
十四岁的男孩子即使饿了几天也体力满点,更何况他前一天吃得很饱。填饱了胃袋的男孩奔跑得像一阵小小的灰色旋风,常年不运动的小说家却立刻开始气喘吁吁。
没跑出几步,伏案工作的写作者就开始腰疼,而他的手腕几乎在被男孩抓住的同时就在隐隐作痛。然后是肺活量极低的脏器尖叫着警告他再跑就要罢工,脚上没换下来的棉拖鞋和身上没来得及洗净的毛衣休闲裤更像是在嘲笑他的格格不入——即使是最贫穷的小孩子也换上了破布拼凑出的戏服,更加一无所有的干脆滚了一身的烂泥,假装自己是烂泥怪。而只有他在要糖果的小孩子里鹤立鸡群,一身平常装扮。
小说家努力从嗓子里挤出两声更接近于抽气的“停下”,幸运的是兔子morty听到了他的求救。他几乎要倒在地上,但总算还是撑着自己的膝盖站住了,男孩大概也终于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偏偏头,Rick能感到他的视线在面具之后打量这个休闲得无可救药的老头:“我们得给你做套衣服……”
男孩低着头思考了一会,突然抬起脸:“我有办法了!”他仍然面无表情,或者仅仅是Rick看不出,但声音有了一丝同年龄符合的雀跃:“你可以装扮成黄昏执法者!”
Rick还没来得及疑问,就被男孩拉进了小巷。
他再出来时,已经披上了黑色的披风,从头顶一直覆盖到脚尖的黑色布料高档得让人心疼,兜帽下露出Rick半张苍白的脸,阴影和黑眼圈融合在一起,在他的眼下打出骷髅一样的黑暗,格外恐怖。
“Done and done.Rick,你真的很适合这个打扮!”兔子又开始牵着他的手奔跑,布料上似乎附有什么特殊的力量,使体质虚弱的小说家也能轻快的跑动。街道旁边渐渐出现了南瓜,那些粗糙的雕刻面孔冲Rick狞笑,在他漆黑的袍角留下一片片橙红色光影。Rick直到此刻才注意到男孩的手掌并不是人类的五指,而是和其他部分一样带着灰色软毛的兔掌,还有同色的肉球。
手还有一点疼,但是能忍受。高挑的成年人迈动长腿,轻易跟上男孩因身高而低下的步幅,提出疑问:“这是从那里来的?”他扯动长袍,掀起一片黑暗,带着一阵呼呼风声。
“什么?你说衣服吗?是我的Rick上次带我来的时候找到的,我们把它扔在了一个坟墓里。”
“你刚去挖了坟??”
“是啊?因为,你看,”男孩转过身张开手臂,露出毛茸茸的胸口:“我是只兔子。挖土是我的本能。”男孩伸出一根手指,给他看上面长长的坚硬的指甲:“它挺锋利,足够用了。”
男孩盯着兜帽下面露出的同他记忆中一样的半张面孔,就那么倒退着走:“我挺喜欢这样的,不用每天穿上戏服,跑起来又快又稳,永远不会累。”
“所以你是自愿的吗?”
“不太算……不过总之也是有好处的。”兔子男孩看到前面亮着灯的一户人家,中断了对话冲了过去:“万圣节快乐!”
他就那么跳过两个挤在门口的男孩,直接降落在了他们和这家主人之间:“糖果还是恶作剧!”
那对慈祥的老夫妻略微惊讶了一下,但仍接受了一位兔兽人——或者至少他们这么认为——前来索要糖果的事实,给了男孩一把糖。老夫人微笑着解释:“很抱歉,但时间还早,我们要为后面来的孩子们留一点呀!”
Morty并不在意糖果数量的多少,他只是需要这个行为来补充“万圣节能量”。男孩欢快的捧着糖道谢,又跳回来慷慨的把并不多的糖果全部交给Rick:“这是你的!”
小说家甚至没来得及犹豫,男孩就把那一小把糖果全都塞宰了他怀里——他敏感的兔子眼睛又发现了一家人。
这一天他们就不停的寻找着各种人家,由于战争,有钱购买糖果并愿意把它们免费发放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只愿意接待熟识的孩子,morty看上去像是个流浪兽人,几乎是他们最不欢迎的一种人,因此往往连微笑都得不到。
但有赖于他惊人的速度和反应,以及那双原本用来防备鹰隼的眼睛,男孩总算还是收获颇丰。Rick则全程跟在后面,只负责当一个装糖的口袋。
这天的午夜,他们满载而归。Rick准备掏出传送枪时,Morty差点没接住那一大包糖果,摇摇晃晃了好几下才勉强站稳。兔子男孩把糖包放在地下打开,甜蜜的味道喷薄而出。
男孩从每种糖里那了一颗,凑了一小把:“Rick,跟我说‘trick or treat’。”
“什么?干嘛?”小说家疑惑的缓住了拨动扳机的手指。
“你没有要到糖!”兔子一脸理所当然:“每个人都应该有一点糖!”
小说家不知道应该笑还是被可爱到,他绷紧面无表情,努力用平淡的语气说:“trick or treat.”
男孩塞给他那一把糖,小说家接过去,正想顺手塞进口袋却被自己外长袍里休闲服,没有半个口袋的衣着弄得手足无措。等到他终于安置好了糖果和传送枪的时候,morty早已经又把他自己的一大堆糖包好抱了起来。

同样是一个奇怪的世界,人们居住在地下避难所里,尽管某个Rick已经彻底消除了外面的辐射,但他们仍一无所知的居住在里面。在某个避难所黑暗的社会中,万圣节是唯一一个节日,因此被特别重视。
这次morty拿到的糖很少,人们都以为他是辐射变异体,只有几位好心人用怜悯的眼神给了他一点同情。那些糖的味道也很差,除了物质匮乏的原因之外,也因为避难所的物质循环系统有点坏了,最近的东西都多少参杂着一点腐烂的味道。

第三天的世界比较正常,第四天也是,第五天是一个有两个月亮的世界,所有人都长着巨大的鼻子,然后是第六天,第七天——他们就这么过了两周。每天的任务就是从半夜吃糖吃到早上,从早上睡到傍晚,然后出门找个正在过万圣节的世界。Rick几乎胖了三公斤,考虑到他多年以来靠高热量的外卖为生且从不运动也从来没胖过,这可以说是一大进步了。
在十一月的最后一天和十二月的第一天交接时,男孩的真正的Rick终于找到了小说家的门口。
当老猫从传送门里走出来的时候,小说家着实震惊了。他没有想到某一个版本的他居然为了不用每天套上戏服而改造自己。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不全是为了方便。”人立而起的银灰色大猫打了个哈欠,柔软的耳朵轻轻抖动:这个形态力量和速度比一般Rick强了至少五倍,反应速度十倍不止——啊,我看到我的morty了。”
还没完全清醒的男孩用揉着眼睛走出来,惊喜的大喊:“Rick!你总算找到我了!”灰色兔子猛扑向大猫,小说家为这一幕的诡异竖起了一背的汗毛。
“好了好了,别撒娇。我已经很努力的赶时间了,你知道这个有多难做。”
“整整三周!我差点就要精神失常了!”兔子试图表现出生气,挥舞着毛茸茸的趾爪。
“行了,别再这里吵。”大猫揉揉他的脑袋,对小说家表示感谢:“谢谢你照顾他,一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不过我不打算弥补。我还有事,你有吗?”还没等小说家点头或者摇头,他先转过了身:“算了,别在意,我并不在乎。再见。”
他走的风风火火,几乎是在尾音消失的那一秒就同时走进了传送门。
灰色兔子转过身犹犹豫豫的向小说家道了个谢:“谢谢你照顾我这么久,呃,那些糖,你可以吃掉……”他说得仿佛割舍至宝一般心痛不已。
小说家胡乱点点头,目送兔子一步三回头,不舍的踏入了传送门。
也许自己也应该把morty叫回来,贵族学校能教的他也能教,但外宇宙空间构架和反曲率引擎的制造可不是学校能给的知识。
更何况外孙就该多陪着姥爷,morty应当呆在Rick旁边。
小说家拨通了电话,那边传来男孩的声音:“喂?Grandpa Rick?”
真是个疏远的称呼,小说家想着,说:“住到我这里来如何?”
“呃,可以是可以,但是……”“好,那就这么定了。”
Rick挂了电话,假装没有看到编辑的一百多个未接来电,决定为外孙准备一个别开生面的欢迎会,至少有三十个红发辣妹才够。
毕竟姥爷就是要带外孙见世面的。

评论(4)
热度(35)

© 鳕鳕鳕鳕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