鳕鳕鳕鳕鳕鱼

从纯洁如纸到升华,大概在堕化那一级。但偶尔也会回到纯情的世界磕点糖。常年冷逆拆人士,已经无所畏惧。
关于发文,在试过图片,文档,链接,网盘,TXT乱码网盘之后,TXT乱码都被封了。lof放弃补档,谁要私信我吧,给微博/QQ/邮箱都行,看到会发。

【RNM】Icec-ream

冷静的给大家表演一个托马斯回旋手倒立下打call。甜到我立刻暴毙。

RMB monster:

     #dangerous x Miami
     #小甜饼


       Morty的穿衣风格一直是Rick欣赏的,唯一的缺点就是颜色太过单一;后来Rick无聊的时候就会刻意的去观察今天的Morty又是什么衣服,无聊的时间不限——睡到一半被他起床穿衣弄醒时,晚上自己从房间走到他客厅办公区时,又或是Rick倚在酒柜边喝酒时。于是Rick发现了大好青年Morty的穿衣规律:工作时总是Ermenegildo Legna的双粒西服,领带总是在千篇一律的酒红色与黄色中转换,Testori的商务皮鞋加上水晶袖扣。若不是Rick知道Morty在干些什么勾当他甚至要以为Morty是个富翁。Rick通常会戏言说只要有人抢Morty,并成功了,那么那个人的下辈子就不愁了。Morty这时候一定回以一个微笑并将自己西装下的手枪露出给Rick看,好吧Rick知道Morty不好抢。但作为一个老奸巨猾的花花公子,Rick总有办法哄骗Morty将自己价值匪浅的手表或是西装交给他。
     就如上次一样,鉴于花花公子总爱胡乱的买些有的没的堆回家,Morty限制了他每日的零花钱。虽然这并不能阻挡Rick继续乱花钱,但他依旧每次都微眯起眼睛恶狠狠的说:“Rick你知道的,若是再像上次弄的所谓‘不会融化的ice-T’一样害我又翻新地板一次,那么你知道晚上我不会让你好过的。”Rick耸耸肩答应。于是不久之后,Morty又不得不将墙壁、浴室以及其他地方翻新了不止一次。那天Rick和Morty去拍卖行的时候看中了一副“名人的骨架”,Rick对此势在必得甚至兴奋得直拍椅子把手,可惜他忘了Morty的手放在上面。更可惜的是Morty中途有事提前离场,扔了一张卡给Rick让他自己看着办,然后——骨架的价格突然被另外几个人抬高,高出了这张卡所能承受的范围;结果就是这名愤怒的花花公子一边起身骂了句“Fuck you”一边离开了拍卖场。
     Rick最后在黑市中找到了另一句具骨架,据说这是真品;他推了推自己脸上的墨镜,用手摸了摸这具几乎散架的骨头满意极了,极为愉悦的把卡扔给店家刷,却又被告知依然不够。但不同的是,Rick舍不得再放弃一次了。他挠了挠脑袋开始和店家讨价还价。
     “Hey man,你知道的这破石头根本不值这个价,我买了可算是给你帮了大忙!”Rick说道。
      “What?破骨头?!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这可是X国著名大家的骨头!”店家瞪大了眼看着Rick,显然不相信他的话。
     “谁、谁和你开玩笑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Rick Sanchez,当我说出你这破骨头不值钱时——你最好选择相信我。”Rick皱起眉毛一脸认真,像个真正的尽责的鉴赏家那样,当然前提是你要先忽略他骚粉的西装外套和墨镜。
      “啊,Rick Sanchez。好吧,那就对了,一毛不少谢谢。”店家翻了个白眼,态度明确。
     最终砍价以店家获胜,毕竟Rick为了买东西不择手段的事已经在这道上人尽皆知了;Morty的那张卡作为预付金放在店家那儿换来一周的不售卖,显然Rick要自己去凑那50万美元了。要让Morty出钱付清尾款是不现实的——那张卡可值100万美元呐。至于一周的时间?他连七个小时都不想等,于是我们的花花公子又一次循循善诱的朝金主Morty哄骗得来了他一套只穿过一次的限量西服,套了现;还让Morty在工作日亲自穿上了自己色彩鲜艳的外套,于是Morty的大佬形象瞬间崩坏,让他直呼:“真他娘的信了Rick的邪。”而且Rick还没有告诉Morty,他给他取了个外号“Miami Morty”。
     不过,今日的Morty违反了他近半年的规律。昨天两人玩的有些疯狂了,Rick被Morty揪起来时头脑仍是一片混沌,小麦色皮肤上的吻痕是昨天的战绩;Rick和Morty的衣服都被扔在了地毯上,而地毯上全是呕吐物,所以无论是鲜艳的外套还是昂贵的定制西服都被酒臭和呕吐物淹没了。Rick打了个哈欠不耐烦的推开抱着自己朝被子外拖的Morty:“让,让我再睡一会。”Morty已经洗漱整理完毕,身上却是工作日穿的商务定制西服,淡淡的古龙水掩盖了昨日未散尽的酒味。他看了眼地上的狼藉,又看了看衣柜中自己的西服和Rick已经洗得发白的实验室外套最终还是为Rick选择了舒适的外套,虽然这有可能会让这位自诩为Miami人的公子拒绝与自己出门,不过管他呢——反正他现在仍陷入宿醉的头疼和混沌中哪管得了这么多。
     “嘿,Rick把手抬起来我给你穿衣服,左手...右手,嘿,不是左脚!”Morty无奈的摇摇头,这么大年纪发酒疯竟然是耍小孩子脾气吗?!要不是因为他太折腾,喝醉就爱瞎念叨,造炸弹——天知道Morty多喜欢他发酒疯时朝他撒娇和依赖的行为。
     Rick基本是被Morty拖上车的,高大的身子倚在Morty的身上,脑子基本是麻木的。直到Morty把他弄到车内喂他喝醒酒茶时才稍微有点意识。


     “OH Geez,我在哪?要干什么?”一脸倦怠的花花公子歪着脑袋看着眼前倒转的车厢,Morty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时Rick才发现原来自己是枕在Morty腿上的,双手抱住了他腿,整个人坐在地上,口水还差点流在他昂贵的已经被弄皱的西裤上。“噢,醒了?看起来效果不错嘛——”Morty对着迷迷糊糊清醒的Rick晃了晃手中的保温杯一边示意前方的司机开车。本来正在缓冲期的Rick未适应活动一时晕车,想都不想打开车门就要跑,被早有准备的Morty死死抓住,只留有一颗呕吐不止的架着墨镜的脑袋在车外。人是护住了,Morty的黑色奥迪R8也完蛋了。眩晕感来的快去的也快,当奥迪慢速停在别墅区门口时Rick也吐完了。
      “天,Morty你干什么拽上我?你,你、你不知道今天我有事吗?”Rick接过Morty递来的手绢擦了擦嘴,皱着眉头看着已经下车开始整理西装的Morty,语气中实打实的愤怒。Morty看了眼远远驶来的另一辆奥迪又扭回头看着依然坐在车里的Rick,“别急着抱怨啊,Rick,相信我你会?爱上红发女孩更爱上那里的——”“红发女孩是很火辣但也太纠缠人了!”Rick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下了车和Morty站在一起。Morty眯起眼睛侧头揪过Rick的衣领问:“纠缠?你又趁我不在出去泡吧了??”Rick挑眉伸手将自己脸上的墨镜架在Morty有些怒气的脸上,“你知道的,Morty,我很忙的——哪有时间泡吧?”Morty回想了下昨晚回家时瞄到Rick专用的办公室杂乱的样子,勉强信了,毕竟楼下监控没拍到他出门。“那就好。”Morty松开他的衣领,把架在脸上的墨镜收好放入口袋算是对这个话题的终结。
    Rick理了理衣服才发现并不是自己常穿的那套粉色西服而是自己的工作装,“Morty我衣服呢?”Morty正准备打开车门上车,冷不丁听到这话又放弃了打开车门,转身看着他回答:“被你的呕吐物淹没了,Rick,顺带一提我的西...”“嘿,Morty快上车!”Morty被Rick打断,心里鄙视了一下这只老狐狸,打开车门让Rick进入司机新开来的车里自己才上车关门;皱着眉毛看着手表显示的时间,该死,要错过和别人约好的时间了。扭头看了看身边这位在小寐的罪魁祸首,心中一阵叹气。“所以——到底要去哪?如果是你的‘工作’,我想没有必要搭上我,Mr.Smith。”Rick睁开眼睛,有红血丝爬在他的瞳孔上,显出一种与他的年龄更为相符的样子。Morty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商业大佬的样子,对司机及不触及核心的底层人员也都宣称公司是金融专营,所以这时候他总会散发出成熟老练的总裁应有的气场。
     “去谈工作,Rick。”Rick耸肩放松的坐在他旁边,早就看过不少次他的面具——但果然每次都会被小小的吓到。谁会知道这位在外人看来年轻有为又成熟通情达理的青年私下就差不多和个14岁的少年一样?好吧也许只有Rick才会知道;每当这时Rick就会很自豪然后继续与Morty配合着天衣无缝的双簧。“Smith先生,可以下车了。”“好的,一会不用来接我了。”Morty点头推了推Rick示意下车一边朝司机叮嘱。Rick下车看着前方的高丈建筑上的招牌,有些不敢相信的又看了一遍之后就心里一阵诽谤,Morty这小子弄什么玩意?大早上叫我起来就给我看这个???游乐园可没有酒吧。“Morty,你是发烧是吧,大周末的你穿个商务西服带着我来游乐园???我可是典型的Miami人,就算你返璞归真也太过了吧,又不是个小屁孩;是吧,我亲爱的Smith大老板。”Morty咳嗽了两声,脸上十二分的真诚:“我真的是来谈生意的。”“不不不,那你拉上我干嘛!”Rick的一字眉似乎都要翘上天了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Rick多忙碌——事实上他今天确实有五个女孩的约会。


     “噢,Smith先生你来了。”就在两人在游乐园门口僵持不下的时候有个胖乎乎的男人小跑过来了,被赘肉掩盖的小眼睛看清Rick之后两眼放光,硬生生改变自己奔跑的轨迹,就快要扑在Rick怀里时被Morty“友好”的拦截了;青筋暴起的双手差点砸在那男人肚子上,Morty的脸上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他伸手拦住男人迈出Rick的前面一脸友好,“我在这。”男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呃,我知道——这位就是Rick Sanchez吧?我知道他。”“是的,这是我情人——Rick Sanchez。”Morty低头理了理衣服露出腰间的手枪回答。“噢,情人?好,好的。那么Smith先生我们来讨论一下贷款的问题吧。”Rick几乎要笑出声,这真的是个黑道老大吗?这么幼稚——情人?“哈哈哈,”憋笑憋笑。我脸上表情肯定很扭曲,不然那个人性肉球怎么一脸惊恐看着我,Rick想。Morty往左走了下,彻底挡住了男人对Rick的视线后才慢悠悠的说话:“事实上,我今天来只是来度周末的。工作就明天说吧,你把手续准备好。”“噢,好的没问题。那、那么您就当来试玩的好了,请随意消费,不用您开钱。”男人诚惶诚恐的扯开讨好的笑容看着Morty。“好,那没你什么事了。”Morty垂下眼睑用手掩着咳嗽了一下,顺便掩盖了他上扬的嘴角——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Wait——如果不是工作的话,你为什么穿着商务西服?你不会脑子昨天嗨坏了吧。”Rick待男人走后才摸着下巴思索,不料却摸到今早Morty未帮他刮干净的胡渣,当下就像一只波斯猫一样炸毛了,“Come on Morty!我都没抱怨周末大清早被你拖来儿童乐园,你怎么就不知道给我清理干净啊!你知道形象有多重要吗you sent of bitch!”花花公子对于自己今日魅力突然深感怀疑,怪不得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妞来搭讪。
      “Calm down Rick,又不是什么大事,我喜欢不就好了,顺便我再重申一遍——你再在外面找男人女人,我就亲手办了你。”Morty牵过Rick一直放在自己脸上的手,自然的走进游乐园,当然,不花钱。“All right凯撒大帝。你还没回答我西装的问题呐。”Rick被牵着走进游乐园,看着周围的目光有些不悦。两个大男人手牵手、做爱又不犯法,旁边那些人都是什么眼神啊,一群白痴。其实,两个男人对Miami真的不算什么。但如果是两名在黑白两道颇有名气的男人手牵手在一起,那可就不得了了。Morty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压抑的愤怒和郁闷,他闷声闷气的回答:“上次,周末来的时候,没人认出我是Morty Smith,这群狗眼看人低的狗崽子们。”
    Rick笑的前仰后翻,索性直接将头埋在Morty的颈窝中笑:“天啦,哈哈哈,我们的大老板被无视了耶,哈哈哈——”Morty翻了个白眼一手拍在Rick的屁股上:“Shut up Rick.”“Ok,ok.那现在我们去哪?”Morty突然变得神秘了,他拉着Rick让其坐在街边的座椅上,面上是难得的孩子气:“你在这待着,我马上回来。”Rick坐在椅子上哼出鼻音算是答应了,他并不好奇他的金主会去哪,毕竟这只是个游乐场,要是他去玩些幼稚的东西不带上自己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Rick伸了个懒腰,摊开双手放在双人长椅上眯着眼睛享受难得的轻松健康的生活——目前为止自己可是滴酒未沾。不知过了多久,Rick因为温暖的太阳而有些犯困的时候,嘴唇上的冰凉将神智唤回;他伸出舌头尝了尝,甜的。眼睛微睁开才发现是Morty回来了。很显然他手中的冰淇淋就是刚才自己尝到的味道:“你去买了ice—cream?”Rick接过Morty给的冰淇淋,看着坐到自己旁边吃着冰淇淋的人,鼻翼上冒着细细的汗珠,自己的冰淇淋在烈日下也没有融化的痕迹,他猜Morty是跑回来的。“嗯哼。”Morty吃了几口冰淇淋之后突然想起什么,又让Rick帮自己拿着冰淇淋;他脱了西装,领带也拆了,将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处,露出白金镶水晶的纽扣来,大太阳还是这样舒心些。Rick挑了挑眉,将Morty的冰淇淋舔了几口才还回去,有时候和Morty待在一起还蛮愉快的,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会掉面子。
     “没人可以拒绝ice—cream。”Morty面不改色的接着吃已经被Rick舔过的冰淇淋,当然这之前Morty也在Rick的冰淇淋上舔了几口以示报复,“味道不错嘛。”Rick舔了口冰淇淋,任由它甜腻过头的味道钻入口腔,留有朗姆的苦涩在口腔中游走,“等等,你大清早把我拖来就是为了吃个冰淇淋吗!?Morty我要好好休息!”虽然味道真不赖,Rick抱怨完就快速解决了自己的份,转头直勾勾的盯着Morty手中才吃了一半的冰淇淋。“这不是把你带来晒晒太阳消消毒放松一下吗?”Morty把冰淇淋塞到Rick嘴里,从口袋中掏出纸巾擦擦嘴把纸巾扔进垃圾桶中才回答,“别老是吸大麻泡吧宅在你房间里,我都不知道你活到现在还健健康康的是怎么做到的。”Rick吃完之后就拿过Morty放在椅子上的西服,顺手在昂贵的定制西服上擦干净被冰淇淋弄脏的手才起身:“因为我不仅抽大麻——嘿,别这么看着我,Morty,开个玩笑。今天就陪你玩玩吧。”
       “那去赛车吧Rick。”  “啥?”
    Rick以为Morty是开玩笑的。原来,游乐园里也有赛车啊。看起来只是为了安全考虑把围墙和赛道障碍都轻化软化了。他用手摸了下车身,发现也不是平日的铁,但似乎也可以达到效果并降低受害率,真是用心良苦。“Rick,你开还是我开?”Morty已经选好车,正倚在呼唤仍在发呆的Rick。Rick环视了下四周,似乎都是情侣来玩的样子,他走到副驾驶处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当然你来开,别输了啊。”“当然。”Morty扯开笑容也钻入车中扣上安全带,轻松的把手放在方向盘上打着裁判倒数的节奏。裁判的枪声一响,Morty就一踩油门踩到底,车子如离弦之箭一样飞了出去,不过两圈便将大部分参赛者甩在其后。只有一辆绿色的车依旧锲而不舍的跟着Morty速度快到要飞起的车。Rick看着神色兴奋的Morty暗骂了句疯子又看着后面慢慢靠近的车,明显是不怀好意。“Morty,要跑几圈?”“三圈。”这样啊——Rick的嘴角扬起恶趣味的微笑:“最后一圈我来开。”
    安东尼一直不喜欢那辆目前仍在自己面前的蓝色小车,与其让那车得第一,还不如自己去把他撞出赛道失去比赛资格好。当安东尼准备踩油门冲上去撞时却发现那车的速度慢了下来,他看着那俩车子从前方一直缓速知道自己追上他。窗户打开,那是个有着蓝色头发的中年人,小麦色的皮肤与外套的雪白形成鲜明对比;安东尼疑惑的看着Rick,迎来的是Rick竖起来的中指和车身的撞击,“Fuck you,bitch——”Rick坐在驾驶上看着被自己撞出赛道的绿色车子,不禁笑的几乎缩成一团,”天,Morty。我们还没玩完呐。“Rick挑起眉,一字眉便变成了M眉,看起来格外喜感;他加着速度倒车,遇到有正在跑第二圈的车就调整位置将他们撞飞。Morty扶额,却忍不住发笑,这个老疯子。
    最后,这场比赛只有第一名。除Rick和Morty以外的所有队伍皆被淘汰。


    由于在冰淇淋和赛车上耗费了太多时间,当Rick他们吃完“午饭”之后已经接近游乐园闭园的时间了。Morty觉得有些可惜,他本来还想和Rick一起坐摩天轮,据说这是Miami境内最高的摩天轮,虽然Rick可能会认为太傻而拒绝和他去坐。“你想去坐摩天轮吗?Morty。”Rick随着Morty发呆的视线看过去才注意到已经停止运转的摩天轮;虽然已经停止运作,但Rick有个绝妙的方法让Morty坐上去并保证摩天轮中只有他们两人。“呃,Yes。但时间好像不够了。”Morty有些惊异,他倒不是认为Rick看不出来他想去,只是有些时候Rick不想去干——就故意装作没看见。“嘿,Morty,我需要你一个回答就够了,你想要是吧?跟我来。”Rick倒有些兴致勃勃的拉着Morty走到一片绿化带中把Morty推进去,自己也迈进来,颇有些小孩子捉迷藏的风范。Morty被推的一踉跄,不解的看着蹲着在草地上的Rick:“干嘛?Rick你不会是刚才玩的时候撞到头了吧?”Rick翻了个白眼,拉着Morty的裤子使他也不得不蹲下来:“你个白痴,我们只要等工作人员下班清场之后就可以去玩了啊,到时候我设置一下,关掉灯光安静旋转还不是小意思。” “...好主意,但你知道被那男人抓住我可能得不到我最大的利益,而且——你知道这是犯法的吧。”“Boom!你毁了这气氛!走,Morty,听你的我们干些不犯法的事。”Rick站起来把西装丢给Morty竖了中指,从草丛中迈出去站在街边等着Morty出来。
    Morty没想到Rick会这么听话,有些好笑的从头上拿起自己已经皱巴巴的西服站起来;Rick站在逆光处,双手放在口袋里,面上是孩子气的不悦。可能是因为好不容易自己有了兴致却偏偏被当事人拒绝的难受吧。Morty迈出草丛站在Rick对面,伸出手来勾过他的脸颊对着嘴唇亲了下去,很轻柔的一个吻,两人就站在那里,任由一对对窃笑的情侣从他们身边飘过,他们仿佛落入路西法的囚笼,又像是天父引领着大天使歌唱一样。“呃,先生,我们闭园了。”工作人员低着头,以阴影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知道了。”Morty率先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用手背随意的擦拭了下留下来的痕迹,拉着Rick就离开了游乐园。说起来他自己都不信,这个吻像是混有酒精一样——他脑子现在都有些发晕了。
     “Morty,去喝酒!”Rick甩了甩手示意Morty和自己走另一条道去酒吧,而不是回家;也是难为自己了,Morty拖着自己出来时并没有带酒壶,游乐园内又没有酒卖——对于酒鬼来说这简直是世界末日级别的大灾难。“回家喝。“”我喝光了!“”那只是酒柜上的,我还有酒......“”我早就找到喝完了。“Morty的眼睛抽搐了几下,握住Rick的那只手力气猛然加大,片刻后才放松下来走向去酒吧的路,”You old shit.“


      Morty不喜欢酒吧有三个理由,一个是Rick喜欢在酒吧里招蜂引蝶,第二个是因为Morty不需要买酒撒气,最后一个原因是这地方太吵,Rick从来不是喜欢安静的人,所以他选择的酒吧基本都是Morty午夜轮回时的恶魔。一如现在他皱着眉独自揉着眉心坐在吧台处,看着不远处在舞池中跳舞的Rick。Rick跳舞前早已喝过不少酒,把Morty灌得微醺了才溜去舞池跳舞,他不得不庆幸他今天约得五个女孩都不在这个酒吧里。之前和Morty在一起时还未注意,刚才一翻手机——早就被五个女孩轮番轰炸了他的语音留言信箱,不过这都是后话。舞池中跳舞的Rick因为微醉步子节奏不对,而显得有些怪异;旁边的男人似乎早就看不顺眼Rick,手一倾斜酒就直直的倒在Rick的外套上,还趁乱踩了Rick一脚:“哎呀抱歉。”暴脾气公子什么时候吃过亏?下一秒他就仗着醉意一拳打在那男人的肚子上,男人一时站不稳向后倒去,在后面一群人的尖叫声中抱着肚子哀嚎。“Fuck you,bitch.”Rick走之前又踹了他两脚才罢休,旁边的Morty听到动静也早就走了过来。他抢在Rick说话之前发话:“Rick帮我拿着西服。”“怎么?大老板玩不起,困了?”Rick低头接过早就皱成一团的西服,顺便看了眼时间,的确是Morty平时带着他上床的时间了。“嗯,回家吧。明天我叫手下买酒回来。”Morty打了哈欠,他被这鼓点密集的edm震得有些神经衰弱了。
“好,回家。”Rick的步子比Morty大,便先走了出去。
      待Morty从人群中挤出来时,Rick早就在门口了。他的手臂上挂着西装,站在酒吧的霓虹灯光下,张狂而又温柔的凝视着狼狈的Morty。大红的、橙黄的光线将他笼罩在一片金光灿烂中;灰蓝的头发被镀了层光,脚下有银蓝的影子,仿佛踩着广阔的夜空,摊开的掌心上,有着点点如钻石的星光在闪耀。Morty走过去握住他在夜风中有些微凉的手,低头吃吃的笑着。Rick身上的酒味飘进Morty的鼻腔,酒保并没有真听Rick的话给他纯威士忌,可能是加了些蓝莓。旁边变得Rick已经开始忘我的哼着不着调的歌曲。
          “I、I don't wanna do this on my own,I need s、someone to calm me down.“
      两个人在微弱的灯光下走着路回家,一路由Rick哼唱着歌。应该是令Morty心烦的歌曲,由Rick唱出来却那么动听;Morty用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按下录音。


       他想,这个男人是他一个人的宝物。
                   END


(懒得排版。懒得错字,你们就看看好了)

评论
热度(55)

© 鳕鳕鳕鳕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