鳕鳕鳕鳕鳕鱼

从纯洁如纸到升华,大概在堕化那一级。但偶尔也会回到纯情的世界磕点糖。常年冷逆拆人士,已经无所畏惧。
关于发文,在试过图片,文档,链接,网盘,TXT乱码网盘之后,TXT乱码都被封了。lof放弃补档,谁要私信我吧,给微博/QQ/邮箱都行,看到会发。

more of them

突如其来的Hamilton傻屌文no.2
Laurence和Philip同演员梗。
欺负Hamilton真好玩

全员傻雕

Hamilton/Laurence的支持人数终于超过了Hamilton/burr。但Hamilton并不高兴。

自从上次的闹剧后他花了一周的空闲时间在学校论坛上挨个找hamburrger支持者的碴,她们仍然存在,但开始安静下来,至少给Hamilton留下了安静上课,工作,交友的空间。
可惜他的身边从来没有半刻平静。
Washington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Hamilton正在上课。他的导师向来为别人考虑,从不在人家不方便的时候打扰,尤其是他明确知道Hamilton这时候正在上一门颇重要的必修课,却仍然打了这个电话。
Hamilton有种不详的预感。他向台上的老学究示了意,不管他有没有同意也先走了出去,假装没听见老头在后面叫他。
“立刻到我办公室。”Washington没给他反应的时间:“他们找到你弟弟了。”
“什么??”Hamilton一时竟然不知道该问什么。什么弟弟?谁找到的?要干嘛?为什么?我为什么还有弟弟??
“……好,马上到。”最后他说。
他没挂电话,在路上和Washington了解了一下情况:他父亲欠债跑路之前,他母亲已经再度怀孕,她试图去追回丈夫,便把Hamilton寄养在一个儿童福利院里上了路。而在半年多的纠缠里她那个再度为人父的苏格兰男人却依然抛弃了她,于是她生下这个孩子送到了孤儿院。
她养大了她的长子Alexander。而她的次子就在孤儿院里长大,尽管是个聪明懂事又清秀的孩子,却如今仍未被收养,只为了他早逝的母亲在他的襁褓里留下了“一定会来接走他”的承诺,小孩就那么等着,拒绝了不知多少条件优越的家庭。直到不久前一名记者试图领养他后为这孩子做了一期报道,他获得了一次免费的DNA检测。
于是曾经为钱签了献骨髓协议并记录了DNA的Hamilton就这么被找了出来。
Hamilton不知要如何该向这个身世悲惨的孩子解释他期盼的母亲已经去世,只有这个不成器的哥哥还在念大学,靠奖学金和稿费过活。但他听见电话那头隐约传来动画片的声音,蜘蛛侠暂停了画面开始话痨,小孩时不时被他逗得笑出声来,小小的,微弱的,抑制的,生怕打扰到大人的笑声。他开始心疼这孩子了。
Hamilton在Washington的办公室门口站了五分钟,最后给Laurence打了电话。
那边的课还上着,教授刚刚指桑骂槐的骂完了Hamilton开始讲课,那个显眼的空位旁Hamilton的好基友Laurence的手机铃声就再次打破了沉积。老头的眼刀刮过来,Laurence也假装没看见,跑出去接了电话。
“怎么啦,哥们?”Laurence还没意识到事情的紧急性:“你居然逃了Schuyler教授的课,这是有多重要的事啊?”
“我有个弟弟。”Hamilton压低声音说:“我都不知道我妈还给我生了个弟弟!他现在在Washington的办公室里而我就在门外我不敢进去有个什么节目组帮他找到了我所以里面应该是有长枪短炮的摄影机对着我我害怕Laurence救我——”
Laurence听得差点没背过气去:“你要我现在去Washington教授那?”他探头往教室里瞄了一眼,老头干脆骂都不骂了,正紧盯着Lafayette和mulligan,神情可以大致翻译成老子看你们俩还出不出去。
“对,我在他门口蹲着呢。你快点。”Hamilton回答:“叫上那俩!”
“我刚刚出来打电话老头就差点盯死我,他们也出来的话,我们四个恐怕要集体挂科啊。”

Hamilton挂了电话。

Laurence瞪着手机生了十秒钟的气,最后决定也坑Lafayette一波——他打了Lafayette的电话。

当然Lafayette出来后也打了mulligan的电话。三个人站在门口听着Schuyler在里面发了一会飙,互相推搡着溜出了教学楼。

年轻人们的笑容持续到他们看到Hamilton为止。他们的朋友在短短不到二十分钟里就焦虑得像是刚连熬了五个通宵,扎得整整齐齐的小马尾都散成一团,那个骚包的蝴蝶结被他抓在手里蹂躏。

“天哪,你们总算是来了!”Hamilton迎上来,完全无视三个小伙是一路跑过来,只花了不到五分钟:“我进去之后说什么??”

“如果连你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就更不知道了。”mulligan是唯一一个没能坑了别人的,心情很差,直接怼了回去。Lafayette倒是心情很好,可惜耐力不太跟得上,这会靠在运动健将肩膀上呼哧带喘,脸上还挂着成功坑了人的开心微笑。

Laurence大概是唯一一个正经人——在没有八卦的前提下:“先进去吧,没关系的。你得临场反应比深思熟虑强多了。”他拍拍矮个天才的肩,获得一个苍白紧张的感激笑容。

然后他趁着Hamilton还在感动,打开门把他推了进去。

“goddamn you mother——holy crap!Laurence!”Hamilton在里面尖叫。

Laurence伸了半个头进去,也开始尖叫:“holy-fucking-crap!”

Washington没在,到有几个摄像师,而那小孩,Hamilton的弟弟,长得和Laurence一模一样——如果你细细寻觅,当然还是能找到和Hamilton的相似之处,但他仍然和Laurence完全相似。

小孩大概是还没被告知自己哥哥长什么样,这时下意识的跑过来——一把抱住了Laurence的大腿。

“哥哥!”小孩抬起一张泪眼汪汪的小脸,和Laurence看起来真是一奶同胞的亲生兄弟。

Hamilton没敢上去打断这场“兄弟”相会。他们就这么尴尬的跑掉了,好在这个新闻不怎么吸人眼球,但谣言来的既快又准。

《Hamilton和Laurence有小孩了!》

附图是小朋友抱着Laurence的大腿泪眼朦胧,Hamilton在旁边想靠近却不敢,Laurence迷茫的看着Hamilton,Lafayette和mulligan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一家三口”。一看就是从记者相机里扒下来的照片。清晰度感人,连Hamilton乱糟糟的头发丝都看的清。

连他自己都要脑补一出单亲妈妈独身带儿却无意间让儿子发现了生父的戏码了。

论坛上Hamilton/Laurence党一片欢腾和震惊,而四人组则和小孩缩在宿舍里慢慢盘问。

“你叫什么名字?”Lafayette率先用他那个法国口音问小朋友。这会Hamilton和Laurence都在各自的椅子上三观毁灭,mulligan为了不让小孩听见脏话已经严肃表态要禁言自己,只有Lafayette还算留有一点理智。

小孩的关注点很奇怪:“你是法国人吗?”他眨眨大眼睛,仿佛怕Lafayette听不懂,又用法语问了一遍,流利正宗,仿佛就是个纯种的法国人。他呆的还是个高级的双语寄养院。

Mulligan在后面小声尖叫:“holy crap he F—— can speak French.”他把那个fuck憋了回去,没在九岁小盆友面前冒脏。

Lafayette大概也是坏了脑子,就用法语问了下去:「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Phillip,我是个诗人。」小孩回答,又追问:「为什么是你在问?」

「因为他们都是煞笔。」Lafayette毫不犹豫的骂了自己的朋友,没管从小孩背后那两个椅背后面伸出的两根中指:「你是怎么……」他意识到mulligan的法语还不熟练,又换成英语:“你哥是谁?”

“Alexander·Hamilton”小朋友清脆的回答:“拼法是A-L-E-X——”“不,不用。”Lafayette揉揉眉心,决定多找几个人脑子疼。他掏出了电话:“hey,Jefferson?有空吗?来我们寝室开黑不?什么国际政治和经济关系啊,逃啊!来开黑!人都齐的,Hamilton和Laurence约会去了……行,我等你!把Madison叫上啊!……burr,他要来也行。你快点!”

他挂了电话,叫Hamilton:“赶紧的,把angelica她们叫来。”

半小时之后,这间宿舍里一共十个人和一个小孩面面相觑。

Angelica率先开口:“congratulations,你俩终于决定做试管婴儿了。”她伸出一根手指戳戳小孩软乎乎的脸蛋,然后心满意足的靠在了Hamilton的桌子上。

Hamilton藏在背后的左手给她比了个中指。

Jefferson和Madison凑在一起两脸懵逼的震惊着,正在讨论Hamilton和Laurence是不是真的恋人关系,那副震惊的样子被angelica趁机抓拍下来,也来不及管。

Eliza没说话,和Peggy两个姑娘疯狂玩手机,Hamilton瞟到她正在一个聊天群里尖叫,那个群叫I want some hamburrger。

他就知道这姑娘接近他不怀好心。

然后他又瞟了Peggy的手机,她的群叫tomorrow there’ll be more of us。

他记得那是他某次给Laurence写的演讲稿,舞台调度出了点问题,他临时跑上去和Laurence救场,十指相扣的合念了这一句。显然Peggy靠近他的目的也不纯。小姑娘兴奋得满脸发红,只差尖叫出声。

有那么一个瞬间Hamilton认真思考了归隐山林的可能性。

可事情还没消停,小孩眨眨眼问:“所以……还有人要来吗?”

“没有……”Hamilton把头埋进手里:“Phillip,listen,我是你哥。”

小孩瞪大了眼睛,一瘪嘴哭了出来,抽抽噎噎。

“我哥-呃呃呃,我哥是不是,不要我呜呜呜了啊啊啊?”他哭哭啼啼的找Laurence,而无辜多出一个假儿子的年轻人这时正缩在厕所里思考人生。

“不,我就是你哥。”Hamilton把头埋得更深。

小孩挥洒着眼泪跑了出去。

Hamilton感觉自己像个人渣。

“你就是个人渣。”angelica适时地说,并追了出去。

Hamilton头一次没反驳她。


评论(12)
热度(50)

© 鳕鳕鳕鳕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