鳕鳕鳕鳕鳕鱼

从纯洁如纸到升华,大概在堕化那一级。但偶尔也会回到纯情的世界磕点糖。常年冷逆拆人士,已经无所畏惧。
关于发文,在试过图片,文档,链接,网盘,TXT乱码网盘之后,TXT乱码都被封了。lof放弃补档,谁要私信我吧,给微博/QQ/邮箱都行,看到会发。

美人误事

突发。德法扎xover。米扎表哥主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啥。标题傻屌到一个境界,别信标题。

场景是表哥主教的上任仪式,瞎编的。

人果然是在有正事干的时候才会产粮。



莫扎特下定了的决心开始动摇。

年轻的音乐家刚从香雾萦绕的姑娘堆里钻出来,唇角还带着吻别留下的口红。他蹑手蹑脚的溜进观礼的人群,假装自己规规矩矩的从仪式的一开始就站在他该在的地方——他爸爸身后。

人太多了,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能隐约看到从主教那边映出来的金红色光芒——主教礼服真是红得让人讨厌。

礼仪官喊了句什么,可他一心想看清这位新主教的样子,没有听见,直到他的姐姐拉了他的衣摆——所有人都跪在地上,低着头。音乐家赶快蹲下(反正所有人都低着头,没人看他)偷偷抬头瞟那个高高在上的座位。

在烛火和金丝刺绣的金红色光芒中,主角亲王长得像个壁画上的天使,打着卷的金发被发油服帖的固定在形状漂亮的头颅上,毫不谦虚的闪闪发光。他的睫毛在眼睑上打下浓密的阴影,可那双蓝眼睛还是像宝石一样反射着繁星似的烛光。与年轻人想象的,衰老,松弛,丑陋,昏庸的形象完全不同,他穿着那身主教礼袍的样子让莫扎特这样从不服管教的人都想跪在他脚边聆听圣训。

沉迷于美的音乐家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好在礼仪官正在大声的宣告,除了他姐姐没人听见。守礼的好姑娘在不引人注意的限度内又拽了一下小莫扎特的衣角。

这下糟了,他原本就没跪着,又因为主教亲王的美貌心神不宁,南内尔随手一拉,他就那么失去了平衡——咚,他摔倒了。

在礼拜堂里。

新任主教亲王的上任仪式中。

整个教堂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个人移动半寸,但每一双眼睛都看着年轻鲁莽的音乐家,小莫扎特没能注意到这一点:他盯着新任主教呢。

蓝眼睛和棕眼睛对在一起,年轻点的那个下意识的送出一个他无往而不利的甜蜜微笑,露出他可爱的小牙缝。即使再严肃的人也抵抗不了他的笑容——哦,主教就可以。

主教只看了他一眼,就示意礼仪官继续颂念。人们没再看他,仍各自低下头去。小小的闹剧就这么过去了。

他们还不知道莫扎特为主教准备了什么上任礼物——一份辞呈——不然他们肯定会窃笑:他肯定会后悔的!以往年轻的音乐家一定会一个个反驳,然而此刻连他自己也开始对要离开萨尔兹堡的梦想动摇了。

美人和梦想哪个重要?

他就那么思考到仪式结束才恍然大悟:美人虽好,却是他的顶头上司,追不到手。而追不到的美人——也能用来欣赏,可实在让人心痒又无奈,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更何况他还有梦想呢。梦想才最重要,不是吗?

小莫扎特重新下定了决心。 

评论(1)
热度(26)

© 鳕鳕鳕鳕鳕鱼 | Powered by LOFTER